为什么中国的房地产腐败越来越严重?

中国大陆的房地产腐败越来越严重。在7月16日举行的2014年第二轮中央检查工作动员部署会议上,中央纪委书记、中央检查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指出,当前的目标是遏制腐败蔓延,保持高压态势。问题集中的地方,对问题突出的地方进行检查。

在腐败问题上,要密切关注矿产资源、土地流转、房地产开发、工程项目、惠民资金和专项资金管理等突出问题。

据公开统计,截至7月底,中央检查组进入后,中央政府在前三轮视察中访问的34个地区和单位的19名省部级官员已经落马。其中,许多高官的落马与房地产行业密切相关。

根据中央检查组的反馈和各地的整改报告,在前三轮检查的21个省中,有20个省发现了房地产行业的腐败现象,占95%,只有一个省没有发现房地产行业的腐败现象。

中国房地产行业到处可见的腐败寻租现象越来越严重,这也是房价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兰德咨询曾为一家资产500亿元的大型房地产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受董事会审计委托,兰德咨询公司对房地产开发过程进行了全面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有116个寻租点。

为了彻底清理房地产行业的腐败寻租现象,兰德咨询根据一级土地开发、二级房地产开发和三级运营使用三级市场进行了分析。

大多数企业通常把这理解为房地产的整个价值链。

如果我们继续细分环节,整个房地产价值链可以分为多达120,130个具体环节,其中116个寻租点可以清晰识别,占整个房地产价值链的95%。

房地产行业有许多关联,还有许多腐败的寻租者。

除各级政府、建设、规划、房管、土地管理、审计、税务等部门外,房地产行业的腐败寻租者还包括银行、房地产开发企业,甚至个体户、居民等。

以房地产开发为例。从项目采购、各种审批、产品规划和规划、采购招标、营销、工程建设等各个环节都有寻租室空。

土地市场也是腐败和寻租最严重的地区。由于政府垄断了土地市场,土地市场成了官员们纷纷落马的禁区。

湖北第二师范大学副教授张红霞发表了《开发商受贿与政府干预土地市场的定量关系》的研究成果。

2011年12月至2012年3月,张红霞调研小组成员深入武汉、广州、南京,并在当地国土资源和房地产管理部门的支持下,对开发商行贿行为进行了问卷调查。

在匿名和保密的条件下,共发放了600份问卷,460份被退回,其中72份丢失了数据。

更重要的是,经过核实,251份返回的问卷是由受访者的下属或亲友填写的,而不是由开发商自己填写的,因此最终只保留了137份有效问卷。

调查发现,70%的人选择行贿来获得廉价土地或优惠政策。

72%的人认为贿赂可以获得政府保护,并促进对竞争对手的限制。

在接受采访的133名开发商中,70%的人(4人因为不在而没有访问)表示,元旦、中秋节和国庆节等节日是与官员联系的最佳时机。

根据各城市的经济情况、延安彩票官员的职位以及他们所获得的援助程度,中层干部的价目表通常为5000-10000元,中层干部为20000-30000元,局级干部为50000元以上。

研究的结论是开发商行贿与政府干预正相关,即政府干预越多,开发商行贿越多。

开发商对收入的预期在两者之间扮演着完全的监管角色。

然而,政府干预对收入观念有明显的积极影响,即政府设置的垄断越多,开发商越觉得空可用,他们汇的钱越多,他们将获得越多的利益。

事实上,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腐败绝不是暗流,而且往往成为宣传的必要成本。

一些专家透露,腐败成本至少占中国高房价的30%。

统计数据还显示,国内房地产行业的毛利率一直居高不下。即使扣除腐败成本,平均利润仍远高于100%。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广州市委书记万梁青的倒台,导致大量房地产老板逃往国外。

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充分发展、政府不干预经济活动的国家,房地产从来不是主要的财富来源。房地产开发的平均利润率基本接近其他工业制造和服务业。中国通过大规模囤积土地和开发房地产一夜暴富的神话更不可能出现。

中国是一个特例。一个涉及13亿人民生活的地区已经变成了一个拥有大量富人的产业。财富的积累完全取决于政府官员和房地产开发商之间的私人交易。

这种交易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结果。任何与官员有特殊关系或与他们形成默契的人都能获得最好的土地和巨额利润。

今天,当各地的房价都很高时,千千的一千万普通人一辈子都买不起房子。然而,各种规模的官员在这个城市有大量的房子。这无疑给了千千一千万普通民众一种深深的无能为力和挫败感。

在房产是硬通货的真实情况下,官员们拥有如此多的房产,但他们再次告诉我们,房地产行业的腐败和寻租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也可怕得多。

从揭露的腐败案件来看,官员除了拥有大量现金或情妇外,还会通过房地产攫取大量财富。

几乎每一位倒下的官员,除了不断创下新的腐败记录外,还有无数房地产犯罪的证据被罗列在一起,这让人们大开眼界,自然会让更多人感到沮丧。

正如人民论坛所说:如果不检查,一些官员是完全廉洁的。一旦他们检查,他们被宝藏所覆盖,但是房地产是连续的。谁敢相信只有少数腐败分子?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司法机关追回了他滥用职权造成的损失,仅房地产单位就有374个!据初步核实,前总后勤部副部长顾俊山也拥有300多处房产。

他本人住在一栋7000多平方米的大厦里,仅60多名护理人员就住在里面。

杨爱瑾,福州市前副市长10年,纪委调查组立即在他的办公室和家里搜出了3000万元现金和17套房产证。

浙江省药监局原局长黄萌有房产84套,原山东省副省长黄胜有房产46套,广东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名下有67套,广东茂名市副市长杨光亮也有房产35套,安徽黄山园林管理局原局长耿晓军拥有房产38套,山西蒲县煤炭局局长郝鹏俊在北京就有33套,上海房管局第一副局长陶校兴在上海有房产30套,山西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关建军在北京有房产27套,原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在杭州有房产25套,原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州长杨红卫有房产23套这些动辄坐拥几十套上百套房子的官员,在中国官场只不过是冰山之一角。原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黄萌拥有84处房产,原山东省副省长黄生拥有46处房产,原广东省茂名市党委书记罗银国名下拥有67处房产,原广东省茂名市副市长杨光亮名下拥有35处房产,原安徽黄山花园管理局局长耿晓军名下拥有38处房产,原郝彭军名下拥有33处房产, 山西浦县煤炭管理局局长,上海市房管局第一副局长陶交兴名下的30处房产。 陕西省阳泉市公安局巡逻队队长关建军在北京有27处房产,杭州前副市长许迈永在杭州有25处房产,云南省魏初前省长杨宏伟有23处房产。这些官员经常拥有数百处房产,他们只是中国官场冰山的一角。

只要全国各地的房屋都经过仔细调查,我相信不难发现官员拥有的房屋比普通人多得多。

事实上,官员是房价上涨的最大受益者,他们的财富甚至与房价密切相关。正是因为这种关系,各地的房地产监管政策往往无效,没有人愿意真正努力抑制房价。

中国房价飙升与腐败直接相关。虽然房子的主要属性是住宅,但许多官员通过权力获得房子只是为了洗钱和现金兑现。因此,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市场越来越脱离民生的本质。当蚂蚁拥挤在城市的地下室里,为了谋生和担心未来,官员们可以很容易地通过电力获得大量的房屋和无尽的黑金。这导致了当今中国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以及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对立和敌人与富人之间的仇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