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公司充当了欺骗企业和常州银行7亿元集资案警示记录的挡箭牌。

北京和常州报告称,私人资本进入了金融领域,实现了许多产业资本转型升级的梦想。

然而,看似美丽的民间金融在其野蛮成长后开始尝到疯狂的价格,转向贸易公司进入高利贷市场追求高额利润的银行资金生态链也被打破。

江苏奥西担保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曾是民营企业主王翔弘和曹艳萍民营金融运营的主要平台。现在,努力工作的担保公司已经把这两个人送进了监狱。

然而,常州数十家当地私营企业老板半辈子辛苦挣来的钱已经烟消云散。

王翔弘和曹艳萍的集资诈骗案(以下简称王翔弘案)被认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涉及轻工业城市常州的最大集资案。此前有报道称,涉案资金超过7亿元。

记者近日获悉,公安机关此前已将王草收缴的3亿多元诈骗案移交检方,此案仍在调查中。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江苏奥玺担保及王、曹掌控下的多家平台公司,通过提供虚假报表的方式,套取银行巨额贷款,包括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浦发银行等多家银行卷入其中,且有银行工作人员受贿帮助空壳公司骗取银行贷款而被追究刑责。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江苏奥西担保和王凯控制的许多平台公司通过提供虚假陈述获得巨额银行贷款,其中包括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浦东发展银行等涉案银行,银行工作人员收受贿赂帮助空空壳公司骗取银行贷款,并被追究刑事责任。

2月24日上午,数十家中小企业被高利贷者埋葬。常州晨军纺织有限公司位于常州市新北区芦竹村,工厂里一个人也没有。

常州民营企业的老板王华亮的斗争就在这里。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正常运行期间,有100多台高速纺纱机,数十名工人用高度自动化的机器支持当地著名的牛仔布制造商。

不幸的是,该公司的老板王华亮在参与私人高利贷活动遭遇资本链断裂并最终破产后,逃之夭夭。

“我和王华亮都是王翔弘案的受害者。我们余生的积蓄都被骗了,我们的命运瞬间改变了。

常州木材商何彤(音译)表示,王翔弘的筹资欺诈导致至少30家企业死亡或濒临死亡,许多老板破产或濒临破产,一些受害者的基本生活出现问题。

王翔弘,女,1968年出生,常州人,中专毕业,从事金融工作多年。2000年左右,她和丈夫曹艳萍开了一家机械厂,后来成立了常州广信机械有限公司,这是其主要的工业平台。

此外,王翔弘和丈夫还控制了几家空空壳公司,包括常州茂正贸易公司和常州商讯贸易公司。

2011年下半年,王翔弘成立江苏奥西担保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

在担保公司成立之前,王翔弘一直从事私人贷款,以低利率从其他国家筹集资金,然后以更高的利率贷款。

此外,王还做过承兑汇票贴现业务。

许多受害者说,最初由王翔弘提供的私人贷款数额不大,而且是与机械工业同时提供的。

因为人们善良诚实,他们的资本业务越来越大。

获得担保公司营业执照后,王翔弘成为知名的金池,其处理的资金也迅速增加。

据了解,它支付的日利率在1/1000至1.8之间,年回报率为35%至65%。

记者于2012年12月底获得了当地公安机关给当地政府和法律委员会的报告。据报道,截至2012年11月,当王翔弘逃脱并失踪时,至少有40家企业的负责人已经向王翔弘贷款,总额达6.5亿元。

然而,知情人士表示,除了向公安机关报案,大量贷款人还以民事诉讼的形式向法院申请贷款,金额高达数亿元。

“这些年工业不是很好,很多企业主开始借钱,没想到这一次王翔弘真的埋了货。

“何彤说,3000万到4000万元,通常是几百万元,被骗最多。由于涉案资金链断裂,许多企业陷入了债务回收和破产的困境。

江苏奥西担保有限公司的成立,使王翔弘的资本业务立即繁荣起来,该公司是一家提前到期、骗取贷款的担保公司。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许多受害者表示,在注册资本为1.5亿英镑的担保公司面前,数百万或数千万个人贷款接受者的风险是完全可控的。

这也导致他们错误地认为给王翔弘钱意味着高利润和低风险。

事实上,奥西担保的注册资本绝大部分来自贷款。

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为了完成注册和验资,王翔弘筹集了1.2亿元人民币,从而消耗了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借款利息。

注册资本验资完成后,这笔巨款立即被抽走,成为奥西担保a 空空壳公司。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燕峰透露,王翔弘也因虚假出资而被起诉。

更重要的是,由于担保公司的风险监管,银行将在每个月底检查担保公司的账户资金。

这一要求无疑是对王翔弘的致命压力,该国的大部分资金依赖于贷款。

据王翔弘称,从2011年9月到2012年11月他逃亡的那一年,仅该基金的借款成本就高达数千万元。

与保证收入相比,这显然是不相称的。

这意味着曾经被委以发财梦想的担保公司,已经变成了一辆疲惫不堪、没有强大财力的“小马”的马车。

据张燕峰律师称,与全国许多集资诈骗案件相比,王翔弘也因诈骗贷款这一罕见罪行受到调查。

据悉,王翔弘分别以上述空空壳公司为贷款主体,奥地利印章担保公司为担保人,向江南农业商业银行各支行和浦东发展银行常州支行贷款3000多万元。

为了成功完成贷款过程,上述操作要么提供虚假的财务报表,要么签订虚假的购销合同。

上述银行贷款都被王翔弘用来放高利贷。

一名姓肖的受害者告诉记者,在私人贷款活跃的地方,通过贸易公司从银行获得低息贷款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潜规则。

如果资本链没有中断,从银行提取的资金可以产生极高的利息回报。

此外,王翔弘还与许多民营企业的老板和后者的公司合作,从银行贷款,作为贷款的主体和奥西的担保。

在具体案例中,还有王翔弘寻求其他企业为其贷款提供担保的案例。

王翔弘吞下了银行贷款的苦果。

资本链断裂后,银行率先发起攻击,不仅冻结了其所有抵押资产,而且奥地利海豹担保公司(Austrian Seal Guarantee Company)也因划拨巨额存款抵消未偿贷款而立即死亡。那些参与贷款或提供担保的私营企业破产了。

最后一次高峰始于2012年年中。王翔弘的资本开始紧张,很难支付利息。

到11月初,债权人开始要求偿还债务。

知道游戏即将结束,王翔弘开始计划他的秘密计划。

知情人士透露,王翔弘指示在逃跑前优先将还款转移给他身边的人,并安排公司工作人员提取大量现金为逃跑做准备。

11月15日,王翔弘被几个债权人困在公司几个小时,直到晚上才被释放。

那天晚上,她决定逃跑。第二天,她和丈夫曹艳萍带着540万元现金逃到天津,然后在无锡等地藏了两年多,直到2015年1月被抓获。

就在她逃跑的当天,她敦促三名受害者借870万元。

这笔钱后来通过在线转账被切断了。

受害者之一何彤表示,王翔弘向他借钱的原因是为了处理承兑汇票贴现业务,贴现业务只持续了两天,“今天借明天还”。

另外两名受害者声称王翔弘欺骗了他们,说他借钱开了一家当铺。

据了解,常州市新北区公安局目前正在调查王翔弘案。

使受害者产生疑问的是,在犯罪发生三年后,在王被捕一年多后,对涉案资产的追查进展缓慢,受害者面临着失去所有钱财的局面。

据消息来源称,王翔弘称,其中一些资金已发放给其他人,但无法收回,同时大量资金被用于支付利息。

值得注意的是,他女儿曹某在澳大利亚学习的费用是7800万元。

发表评论